跟《狼图腾》学平衡:人、动物、生命的联系

发布时间:2015-3-2

多数热卖大片,它所表达出来的内涵不一定有多么的深遂,与原创文学也不一定有多少契合点,而更多的在乎它的噱头是否够吸引人,这几乎成了中国电影市场上的一种商业模式。《狼图腾》影片同样也遵循了这一规律。

按“存在即是合理”的逻辑,用心去品一品这部电影,笔者认为他的最大可取之处,在于宣导一种现代人所关注的话题,那就是:平衡。

其一:人与动物的平衡

人类主宰地球,狼主宰着草原。从生态供应链的理论上来说,狼不会主动攻击人类,而是避开人类。为什么在多数影片中或大家的潜意识里,都会认为狼会对人类(群居,非指人个体)发起主动攻击呢?该影片可算是给出了一个答案:欺狼太甚,打破平衡。

人类过于贪婪地将狼精心准备的冬后的粮食——冰冻死的黄羊——一只不剩的偷走,让狼在冬后无粮,印证了当下最流行的一句公益广告语:最吉祥是有粮。此时的狼,手中无粮,心中慌。当狼在自然界中没有“粮”的时候,自然也会向人类的居住区靠拢,侵略人类喂养的羊、马,甚至是人类。

原住游牧民族为了保持草原的生态平衡,在每年开春都会进行适量的掏狼仔,以减少狼的数量。当大量农居民族定居后,则采用了歼灭的方式进行掏狼仔。再温顺的家狗也会“狗急跳墙”,更何况生性凶残的草原野狼。

因此,影片中两次将镜头对准狼群为了自身的生存,向人类展开“自救”的方式:一次是偷袭人类圈养的羊群,另一次将人类放养的军马逐往冰湖。狼在这两次的“自救”过程中都主动向人类展开了它凶残的一面。

在老村长毕利格生长的草原上,他讨厌黄羊吃了草原上的草,也恨狼偷袭他的羊。但是他对草原系统的平衡十分熟悉,能合理的平衡与善于利用草原万物各自的特长,能够把矛盾的比例,调节到害处最小而收益最大的黄金分割线上。因此,他会放走活着的黄羊,也会不惜生命地为狼排除包主任他们捕狼设下的炸药包。

人与动物的平衡是一个战略性眼光的问题。当人类恶意、过度地破坏一个生态平衡时,虽然能在短时间内就会获得一定的利益,但从长远来说一定会失去什么,这也是能量守恒原则,自然界不可超越。

同理,在企业的管理过程中,会不会存在同样的类似的喻意呢?

其二:动物与动物的平衡

一物降一物,既包括生物,也包括意念。在原生态的草原上,有羊的地方一定会有狼,既然狼是羊的天敌,为什么羊并没有被狼完全地消灭呢?这就是动物世界中,生物供应链平衡问题。

影片中有个镜头,自然界的黄羊被狼围逐到冰湖,致大部分黄羊都在冰湖中冰雕而死,但仍有几只活口。按理说,狼应该有能力将野黄羊全歼灭的。老村长毕利格先生的台词说:你要是头狼,准得饿死。一次打光了黄羊,来年吃啥?狼可不像人这么贪心,狼比人会算账,会算大账!

从进化论来说,作为高级动物的人类,大脑分为原始脑、情绪脑、新脑三大部分。而狼呢?肯定是没有新脑这一部分的,对于老村长的这个算法,恰恰是新脑的功能。如果狼进化到新脑,则世界一定是另一番景象。

那么,为什么又会有黄羊在狼的眼下生存呢?这也是一种相生相克的命理,只正好说明了自然界自然平衡的一种结果。生态平衡中,弱者在某个特定的时刻,无论遇到多么强大的对手或者天敌,也能从容的逃生。

在传统的工业社会里,管理层与操作层多少会有些“狼与羊”的影子。当然,随着现在社会文明度程的发展,这种关系变得越来越微妙与春风化。狼一般也披上的“羊皮”,表面必需能相安相处。

其三:自我生命的平衡

影片中黄羊被狼逐,老村长的台词是黄羊吃饱了,所以失去了速度的优势。黄羊抗击狼群的主要武器是速度,一旦丧失了速度,黄羊群几乎就是一群绵羊或一堆羊肉。

黄羊作为弱者,如何在生态平衡中保持自我的生命?除了速度,定有善思者提出置疑:警觉性。是的,弱者时刻都应有弱者的姿态,保持高度的警觉性,不得有丝豪的松泄。但是从神经系统来说,任何动物在遇到危险时,它的神经系统都会发生条件反射,而这个过程却是极短的。

在对于职场人士而言,可以说90%是相对的弱者,那么如何让自己在弱的角度保持平衡?同样是以速度致胜,再引申为姿态。

而狼作为强者,又如何保持相对的生命平衡呢?必要的时候必需放弱者一条生路,否则也是自取其亡。

从这整影片中,让笔者感受最深的就是平衡的自然性与重要性。当某个生态链的平衡被打破时,需要付出更巨大的代价才能达到再平衡。这个再平衡的过程无论是对人类,还是对自然界都是伤害。

 

原文来自:中人网